加入书架

第3章 秦文雅归来

时间:05-09 11:51 字数:2043

出了墓园,叶枫正准备直接前往秦家要个说法,忽然一亮红色跑车呼啸而至,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叶枫!”

车门打开,一位身材高挑,面容靓丽的美女从车上走了下来,在看到叶枫后,她神色紧张地扑进了叶枫的怀里。

“你头上怎么破了,你没事吧!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“小雅?”

看清来人的面貌,叶枫不由得有些吃惊。

“你怎么来了,你不是计划在榕城出差三天吗,今天才第二天,怎么这就回来了?”

说着说着,叶枫的声音渐渐低沉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他们跟你说了?”

“嗯……是朋友圈,秦文彦把视频发在朋友圈里了,他还说要在全网散播,让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听到秦文雅的话,叶枫脸色铁青地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,而后果不其然发现了秦文彦的最新动态。

“爸,骨灰盒找到了。”

看到那熟悉的画面,听着那熟悉的声音,叶枫的右手猛地一颤。

紧接着,叶枫看到了自己出现在了画面上。

砰!砰!砰!

只见视频里,叶枫双膝跪地,身子颤抖,脑袋一下又一下地磕在地上,声音之中满是祈求。

“家主!我知道您一直对我有意见,觉得我配不上小雅。但我求求您,放过我妈吧!人死为大,只要您让她入土为安,我做什么都行!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德!”

“你吃的穿的用的,都是我们秦家的东西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?”

视频的拍摄角度很好,把秦家父子和叶枫全都囊括在内,连三人脸上的表情都一丝不拉地录了进去。

因此当清晰地看到秦博文脸上的不屑时,叶枫只感觉一股怒火自心底骤然升起,瞬间充斥了他的四肢五骸。

“秦博文!”

叶枫右手拳头紧握,死死地盯着视频里的秦博文,双眼之中的怒火如有实质。

但视频内的秦博文自然毫无察觉,自顾自地说着后面的话。

“还愣着做什么,赶紧把骨灰扬了,然后我们离开这里。聂家人明天就要来了,我们必须早做准备。”

“不要!”

随着视频里叶枫的一声大吼,骨灰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狠狠地摔在地上,灰白色的骨灰再次洒满天空,亦如同叶枫此时灰暗的心情。

“当着我的面,挖了我妈的坟,扬了她的骨灰,这还不够,竟然还要把视频发到朋友圈里!秦博文,你好狠的心!”

指甲深深地莿入肉里,滴滴鲜血落在地上,但叶枫却浑然不知,因为相较于他此时心中的疼痛,手掌上的伤口,已经微不足道了。

秦文雅望着叶枫,目光之中满是担心。

“叶枫,对不起,大伯他们的动作太快,我事前完全不知道,否则我——”

“放心吧小雅,我没事。”

叶枫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把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。

等到再睁开时,叶枫的目光已经恢复了清明,但熟悉他的秦文雅,却依然能够看到那一抹深藏在眼底的愤怒。

拢了拢秦文雅耳边的秀发,叶枫柔声说道:

“你和爸妈对我怎么样,我心里清楚。冤有头,债有主,这件事怪不到你们头上,但我一定会让秦博文和秦文彦父子俩,付出血的代价!”

叶枫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,他又想起了母亲那碎成两半的骨灰盒。

“走,小雅,我们去秦家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当然是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!”

与此同时,秦家的诊室内,一名精壮男子,正上衣全脱的趴在秦博文面前的病床上,他的背上扎满了金晃晃的针灸针。

此人名为聂琛,乃是聂家第三代独子,未来的家主继承人。

而聂家,则是东南郡内与梁家其名的大家族,如果不是秦家祖上与聂家有那么点联姻,秦博文是无论如何也攀不上这层关系的。

“聂少,不是我说大话,您这个病全华夏,不,全世界也就我一人能治,但凡您能再找到一个人出来,我这脑袋摘下来给您当球踢!”

秦博文一手医书,一手金针,一边说着,一边对照着医书上的穴位,在聂琛的身上施针。

这医书乃是秦家祖传,上有各类疑难杂症一十八例,正是秦博文敢说刚刚那话的底气所在。

但聂琛听完却没什么反应,依旧趴在病床上闭目养神。

秦博文等了等,眼珠一转,又捻起了一枚金针。

“聂少,这最后一针,我会莿入你的肾俞穴,等下你会感到一股热蓅,这是正常现象,等热蓅走遍全身,我们这一次施针便算完成了。”

“后面只要再来八次,凑够极阳之数,您这病症便可痊愈了!”

“嗯。”

直到此时,聂琛才算是有了点反应,而秦博文见状,便立刻顺杆往上一爬。

“聂少,那我刚刚跟您说的,梁家的那件事,您看——”

“如果这次有效果,我会记着的。”

“好的好的,您多费心!”

得到应诺,秦博文立刻谄媚地笑了起来,一张老脸上褶皱丛生,活脱脱一只沙皮老狗。

施针完毕,秦博文正准备再巩固一下跟聂琛的关系,但还不等他开口说话,忽地听到屋外传来一声大喝。

“秦博文!你给我滚出来!”

紧接着便是秦文彦的声音响起。

“叶枫!你怎么跟我爹说话呢,反了你了!”

“叶枫?”

听到这个名字,秦博文眉头一皱,但还没来及多想,异变突生。

砰!

“啊——”

“文彦!”

只见秦文彦在秦博文的惊呼中,化作一道黑影,猛地飞进屋内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捂着胸口倒地不起。

看着那个背着双手,从屋外踱步入内的身影以及他身后的女子,秦博文咬牙切齿地站起身来。

“叶枫,你对文彦做了什么!秦文雅,你还是不是我们秦家人,就这么看着他在这里放肆!?”

“做了什么?”

叶枫看向秦博文,目光之中满是轻蔑。

“秦博文,这话应该我问你吧。你还记得昨天,你们父子俩对我做了什么吗?”

“现在我来收利息了。”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