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第4章 一言定生死

时间:05-10 22:17 字数:2037

诊室内,叶枫目光一扫,注意到了趴在病床上地聂琛,以及他背上的针灸针。

叶枫只是一眼,便看穿了这个针法所要治疗的病症。

“想要治疗精紫活力完全丧失,用这个针法倒是没什么问题。但最后一针扎错了穴位,可不会有什么效果。”

刚刚还一脸淡定的聂琛,在听到叶枫报出了自己的病症名后,瞬间脸色铁青,但碍于背后的针灸针不能乱动,只能对叶枫怒目而视。

而一旁的秦博文却是满脸不屑。

“穴位错了?呵呵,叶枫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?就凭你也配跟我谈穴位?”

“聂少,这家伙是我们秦家的赘婿,就是故意来捣乱的,你不用听他胡说!我敢保证,我的针灸手法绝对没有任何问题!”

秦博文把自己的胸口拍的砰砰响。

“还是那句话,你这个病全世界只有我能治,但凡谁能找出第二个人来,我这脑袋摘下来给您当球踢!”

“秦家家主的医术,我自然是信得过的。”

聂琛趴在病床上,看着叶枫轻蔑一笑。

“就是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了一只野狗,乱叫的让人心烦。”

“叶枫!你听到聂少的话没有,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,赶紧滚!要是惹了贵客不高兴,你就等死吧!”

没有理会狗仗人势的秦博文,叶枫看了一眼聂琛的脸色,轻笑一声,开口说道:

“秦博文错把胃俞穴当成了肾俞穴,本该汇入肾脏的气血被牵引至胃部。而肾脏属水,偏寒,寒气入胃,轻则阵痛,重则呕吐。”

“这位聂大少,想必你此时应该不大舒服吧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聂琛忽的闷哼一声,脸色有些发白。

叶枫见状,继续说道:

“胃部入寒,不通则痛。胃疼绝不能忍,越忍越疼,最好的办法便是胃里的东西吐出来,减轻胃部的压力,只有这样才能化解疼痛。”

见叶枫越说越来劲,秦博文冷哼一声。

“聂少,你不要听这小子——”

“唔哇!!!”

叶枫话音刚落,聂琛再也忍耐不住,他猛地转过头去,喉咙一阵抖动,吐了个酣畅淋漓。

而好死不死的,秦博文这会儿就站在聂琛身侧!

再加上秦博文个子不高,聂琛吐的时候又控制不住方向,因此只见一股掺杂着绿色黄色白色的半凝固流体,划过一道弧线,正中秦博文脑门!

“咦——真恶心。”

叶枫捏着鼻子摇摇头,顺带着身子一侧,挡住了秦文雅的视线。

“小雅不要看,免得脏了你的眼。”

而另一边,秦博文在被“袭击”之后,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,他茫然地从脑袋在上摘下一根菜叶,托在手中,怔怔发呆。

反倒是聂琛在吐过之后舒服了不少,脸色也恢复了一些血色。

聂琛趴在病床上,挺起上身,双手抱拳。

“鄙人聂琛,敢问先生尊姓大名。”

“叶枫。”

“先生慧眼如炬,一眼就看出了秦博文的失误,且所断症状半分不差,一定是当世神医,请先生救我!”

虽然聂琛的语气很热,但叶枫却不怎么感冒。

“神医谈不上,先生什么的也免了。你听到秦博文说的了,我只是秦家的一个赘婿,连谈论穴位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听到自己的名字,秦博文猛地回过神来,他握紧菜叶,死死地盯着叶枫,脸上肌肉扭曲,恨不得把嘴里剩下的几颗好牙全部咬碎。

“叶!枫!”

“你竟然!你竟然敢!”

“我一定要弄死你,弄死你!把你跟你那个死人母亲一样,挫骨扬灰!”

叶枫闻言眼神一凝,正欲发作,另一边聂琛已经先人一步,猛地一拍病床。

砰!

“秦博文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聂琛虽然趴在病床上,却气势不减,他戟指秦博文,怒声喝道:

“你们秦家明明有这么厉害的神医,你竟然隐瞒不报!反而拿你那三脚猫的医术出来,还敢在我身上施针,你是想要害死我吗!?”

“聂,聂少,我,我没——”

见聂琛发火,秦博文身子一抖,手里的菜叶险些没有攥住,连声音都发起颤来。

“够了!我不想听你解释!身上这么脏,我看着就恶心!你赶紧给我滚!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“可是,聂少,你身上的针还没拔呢……”

“滚!有叶神医在,还用得着你?”

聂琛厌恶地摆摆手,那神情,就像是再赶一只浑身是藓的野狗。

“就这医术还敢打包票?真是可笑!你的脑袋留着吧,我踢起来都嫌硌脚!”

秦博文失魂落魄地向着门外走去,在路过叶枫身边时,他看着叶枫,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:

“叶枫,你别得意!你别忘了,我才是秦家家主!等聂少走了,看我怎么玩死你!”

“呵呵,我怎么听到有人不服,想要让我死啊?”

叶枫双手环胸,冷笑一声,瞥了聂琛一眼,转头对秦文雅说道:

“小雅你知道吗,胃部入寒虽然不是什么大病,但如果时间长了,寒气深种后再想要拔出可就难了。而且尤其会对精紫活力完全丧失这种病症,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”

“两相影响之下,再想要根治,那可就不是一次两次施针能够解决问题的了。最坏的情况,甚至还会影响到治疗的效果。”

“嗯嗯,我知道。”

秦文雅捂着嘴,暗自偷笑。

另一边,听到叶枫的话,聂琛脸色一黑,出言叫住了秦博文。

“秦博文!”

“从今天起,你把秦家家主的位置移交给你弟弟秦德秋。如果你不同意,不用梁家出手,我就会让你儿子生不如死。”

“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秦博文身子颤抖,嘴巴大张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良久之后,只见秦博文身子一软,浑身气力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,整个人像是被人抽出了脊梁骨一般,化作一滩烂泥,瘫在了地上。

而聂琛在说过这几句话后,便不再理会秦博文,而是转头看向叶枫,满脸堆笑。

“叶神医,抱歉让您久等了。不知道您现在有时间,来帮我诊断一下吗?”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