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第2章 天祚二十一年

时间:06-23 06:00 字数:1381

一阵女子抽抽搭搭的啜泣声绕在耳边,甚为吵闹。

“别哭了,再吭声老子剁了你们!”语气狠厉的粗狂男声呵斥道。颜输棠蓦然惊醒。四处张望,眼前的屋子破烂不.堪,墙壁脏污,凹凸不平。屋内光线极暗,却也能猜测是白天。

周遭有不少年轻俏丽的女子被绑住手脚,蜷缩在角落里,个个面色似愁云惨雾。门口处堵着四名持大刀,凶神恶煞的中年、青年男子。

这一幕,恍如当年被人伢子拐卖,途经交接站点。

残破的铜盆水面映入她的面容,颜输棠俯首一看,脸委实是她的。甚至比她被囚禁于北燕期间,更为水灵年幼些。使劲咬了口缠着绳索的手,清晰的疼痛感令她惊觉自己变回了活生生的人。猜测:莫非,真的重头来过?

世上惯有奇谈,但死而复生这种蹊跷诡秘的事,竟真的落到她头上。她暗忖,若一切都是真的,势必会好好珍惜这一生,盘算下一步如何脱险。

颜输棠注意到身侧穿绿衣,年纪十来岁,模样玉雪可爱的小姑娘。支着被捆绑的双腿蠕动过去,低声问:“小姑娘,现下是何年份?”

绿衣小姑娘一愣,堪堪止了抽泣声,窃窃私语,“姐姐被打失忆了?如今是天祚二十一年。”

天祚二十一年,正好是颜如雁与赵璟那对心如蛇蝎的男女,联合人牙子程婆骗走她的时候。

想必,稍后程婆会来一趟。带她去黔潭村——那个禁锢她整整三年的牢笼。

绿衣小姑娘探头探脑,试着再与颜输棠交谈。

“不准说话。”岑三哥注意到有人交头接耳,厉声呵斥道。

小姑娘因这一声吓得寒毛竖立,不敢轻举妄动。那些家伙手中握着刀,乖乖待着才能活着等希望出现,回去找爹娘。

颜输棠看着那帮顾着喝酒吃肉,凶相毕露的男人,回想起自己上辈子贸然逃走,失败后脚背上被活生生割下一块皮的场景。疏忽冷静了下来,此次不可鲁莽行事。

她一直观察周遭动静,等到桌案上的烛火燃到一半时。一个肤色偏黄,左脸颊有一粒豌豆大小的黑痣中年女人,拖着富态的身子摇摇晃晃进来。颜输棠认出来,那是当初骗拐她的人。

“一个个饿死鬼,都塞饱了?快去干活了。”程婆对着一身酒肉气的粗犷男人们训道。扫了眼屋子里的小姑娘们,目光锁死颜输棠。

颜输棠埋下头去,假装不知这一点。程婆揪起她的头发,仔细打量着眼前极水灵的小姑娘,啧啧道:“瞧瞧这皮,这小鼻子、小嘴,果然是这屋子里的上等货色,可惜瘦了点。”

头发被拽得生疼,颜输棠尽量摆出低眉顺眼的害怕模样,“婆婆轻点,我怕疼,会老实听你的话。求婆婆将我卖到大户人家,你也好多赚些,我将来能少吃些苦头。”

“哎哟哟。”程婆眼睑微抬,点了绛红口脂的嘴巴张得大大的,“我转身出去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学乖了,小蹄子们都瞧瞧,你们若都这样乖巧。还怕大娘我亏待了你们不成?”

屋子里一阵苦苦哀求声,却是在乞求放她们回家。颜输棠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面对起贪念的人,一味期待他们有良知不可取。

程婆解开绑在颜输棠双腿上的绳子,压着她的肩膀往屋外走,“我给你找了家好去处,走。”

手腕上仍有麻绳,颜输棠暂时逃不了,更不能重蹈覆辙,路上若跑走。会再被抓回,受皮肉之苦,然后被扔到偏远的黔潭村。

出了屋子则是绿荫如盖,罕见人烟的山野,于人牙子而言,是最好的藏人处。

颜输棠被塞入马车里,程婆坐在她身侧看守她,外面坐着个赶马车的精瘦老汉。

他姓许,这许老汉是程婆的老相好。二人相约做完这一票生意,回乡办办喜事。在村庄守着毕生财产,定居下来。

行过崎岖不平的山路,马车颠簸良久,逐渐平缓。车厢外有熙熙攘攘的人声,颜输棠按捺住欲逃离的心,深吸一口气,猜测大抵快到买主家。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