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第4章 倒卖

时间:06-23 06:00 字数:1215

马车行至小县城的天衣坊,六名小厮在门外恭候。

不久后,“程婆”蒙着面,在众目睽睽之下扶着穿着多重火红嫁衣,头顶红盖头的新娘子出来。

“程婆”将新娘子扶上马车,转对小厮们哑着嗓音低声说:“老爷要我们接的国色天香美人,你们带她回去。我去准备一些东西,之后再回来。”自然是不回来了。

“是,婆婆去吧!”小厮们鲜少与程婆交谈,不识声音。只听老爷的话,接穿红嫁衣的新姨娘回去。

目送刘府的马车离开,这位“程婆”,其实是颜输棠。她揭开蒙面布,到小巷子扒开身上原属于真程婆的衣裳,露出灰色长斗篷。

她向程婆旁敲侧击过,发现程婆并不认识赵璟、颜如雁。是一名左脸上长着一块极大的青黑色胎记的小厮,收买程婆对她下手。怀揣这条线索查下去,应当能掌握更多证据,去复仇。

迎着阳光,她模样明媚娇俏。

时隔多年,初次真正站在有光的地方。身上没了绳索、铁链束缚,这才是她一向奢望的自由吧!

新嫁娘被扶入刘府屋子里,刘员外听说他心尖儿上的倾城优物在房间穿红嫁衣侯着。忙不迭地冲入屋子,关紧房门欲成其事。

他仔细观察,新娘子身上衣裳显得她丰腴身材略臃肿,许是衣衫重重叠叠的缘故。

一把扯开新娘子的红盖头,刘员外看傻了眼。面对眼前肤色偏黄,已经迟暮的人,怒斥道:“我的美人呢?你个老太婆来凑什么热闹。”

程婆双眼瞪大一倍,如出一辙,接二连三受惊吓,“许老头去哪儿了?”敏锐的反应过来,重拍衾被,“好啊,死丫头,竟敢骗老娘!”

“哼!”刘员外气急败坏,踹开门大喊:“快去报官。”

程婆恨得牙痒痒,一听报官,却也急了,忙拖住刘员外,劝道:“员外爷,不能闹到官府去。”若被发现贩卖年轻姑娘,定然是死罪。

刘员外吹胡子瞪眼,见覆在手臂上的手布满褶皱又蜡黄,气不打一处来。毫不怜惜地甩开程婆,仍大嚷着,“报官,追回美人。”

银子他不缺,那个见了一眼画像骨头都酥了,得不到便心痒难耐的人儿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再不济,将那小丫头追回来做妾,养个几年定能匹及画中美人。

“驾!”颜输棠女扮男装,驰骏马往县城人指点的路而去。

前方含翠凝碧的风景一闪而过,耳畔风声猎猎,她的心怦怦乱跳,眸中闪烁泪光。满心期待:父亲、母亲、兄长,我回来了……

“站住!”驾马行至黄昏时分,一支声势浩大的兵马追击上来,拦住她的去路。

颜输棠顿时心惊肉跳,放眼望去马背上的数人着装像是北燕官府的。

再近些时,堪堪发现领头人是位熟面孔。

“将人伢子带回县衙。”身着朱色锦袍的少年大官轻扬白皙的手,示意底下人将嫌犯捉拿回去。

迫不得已之下,颜输棠被数名官兵押去县衙。

少年高官口中的人伢子委实是颜输棠,她将程婆连哄带骗,“卖”于刘员外做妾。

颜输棠跪在堂下,抬眸观察堂上那位危襟正坐的巡抚。他是前世权势过高,遭打压惨死的北燕国宣平侯府世子。

五国诸多世家贵族中,卫廉才貌堪称天下第一。

其人肤白如傅粉何郎,鼻梁挺拔,唇薄厚适中。剑眉间弥漫着一股矜贵气质,双眼似清泉中闪着熠熠光辉的明月珠,明亮通彻。

如今的他青葱年华,颜输棠感觉比起传闻中的成熟清俊,要显得年轻上许多。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