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第5章 证物

时间:06-23 06:00 字数:1228

卫廉注意到跪地,却公然直视着自己的女子。了解到颜输棠倒卖程婆整件事情的经过,重拍桌案,“堂下颜氏,你略卖人口得钱。虽事出有因,却也触及我北燕刑法,本官判你受牢狱之刑半年。”所指被贩卖者,是程婆。

偏转过头,又对程婆发落,“此罪妇多年来,诱拐无数女子,毁其终身,与她的同伙一起判斩立决。”

而刘员外,则主动献财给国库,未酿成恶行,从轻处罚。

程婆皱纹纵横的黄脸布满细汗,浑身颤抖,扯着干涩的喉咙大喊:“大人,饶命啊!大人,老妇知错了。”

前些年常做这档子生意,在官爷们这边神不知鬼不觉。

纵使有风吹草动,钱财、美女贿赂一二,互利倒也美哉。因新帝也未登基,律法宽松。

奈何今次倒了八辈子霉,偏生遇着个铁面的毛头小子。

颜输棠面对卫廉丝毫不畏惧,面上神色似是风平浪静,不紧不慢地说:“大人,我因庶妹与薄情郎而沦落今日境地,得回去揭露他二人罪行。不可在此多逗留,还望大人暂且放我一马,往后泠泠必定涌泉相报。”

颜泠泠之名,是为临时糊弄周遭众人。若有不测,总不可以她魏国颜郡主名号承担罪名。

“你的冤情,本官自会查明,但眼下你所犯罪行,得自行承担。”卫廉神情端肃,一句话便截断了颜输棠的后路,“罢了,退堂。”

真真是要坐牢半年才可回去?她不禁苦笑,未陷在人牙子的陷阱里,倒先栽在这位铁面无私的高官手上。

颜输棠深呼吸,让自己尽量镇静些,灵机一动的道:“你这狗官,我分明是受害之人。难怪你天煞孤星,害死全家人。”

若不能争取辩解的机会,顶多多了桩辱骂朝廷官员的罪名。

“你!”卫廉挑眉,后半截话,似是从算命人口中听过。对这些江湖骗子之言,再度怒不可遏,“颜氏,休要胡言,否则……”

情急之下,颜输棠便瞒不得了,“否则你要杀了我么?若我是魏国郡主,你北燕歹人与魏国贼人互相勾结陷害我,北燕巡抚大人将我囚禁半年。待我回去,此事闹到我魏皇陛下处,该当何种罪名?”

刘员外瞠目结舌,抱着拆穿的心思道:“你不是北燕人么?你会讲当地方言的。”

当真是熟人。卫廉眼睑微动,目光幽幽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盯了颜输棠良久,“空口无凭,你有何证物?”

“刘员外手中的画有我魏国笔绘风格,是为一证。”颜输棠解开行囊,取出赵璟所赠的那枚麝香香囊。又扯出藏在脖颈处的玉坠,这是她自幼便携带在身的玉,上面刻着她的名。前世这块坠子,被贪心的陈家人所发觉,抢去典当后不知所踪。

她解释道:“麝香香囊是薄情郎赠予我的,他想令我终身不育。而这块玉刻着我的名字,则是我唯一能自证身份的物件。”

捕快呈上她的证物,卫廉细细过目。目光定格在那块水润通透的半只凤凰玉佩,显然此为凰佩。还剩半块名为凤佩的昆山之玉,则在……

他修长白皙的指节摩挲着玉佩上的“颜输棠”三个字,欺霜赛雪的面孔上难得露出一笑。

“卫大人可看清楚了?”颜输棠不解他那毫无暖意的笑容,单单提醒。

“你们都出去,颜氏在此。”

卫廉唤退旁人,正堂里只他与颜输棠二人。

他轻启薄唇,音色如渺渺琴音,动听至极,“颜输棠,何故以泠泠之名欺瞒于我?”

颜输棠淡淡地道:“身处在外,谁能料定会遇到有祸心的人。”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